欢迎来到深圳瑞桑电子设备有限公司

常见问题

88年小伙月薪6万,却因这件事,被判刑5年!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6-10 14:15点击:

此前曾发公告称因供应链贪腐造成超10亿元损失的大疆,其内部一起采购贪腐案细节在近期浮出水面。

司法机关作出的判决显示,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本文简称“大疆”)原采购经理吕某和伊某,里应外合收取供应商回扣达上百万元,涉案采购金额达7500万元。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了对大疆原采购经理吕某和伊某的二审刑事判决书,两人均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获刑。

判决书显示,被告人吕某于2015年至2018年7月在大疆创新任职采购经理,被告人伊某于2015年2月至2016年5月在大疆创新任职采购经理。伊某任职期间,引进威欣睿公司作为大疆创新的供应商。伊某离职后,吕某负责威欣睿公司的采购业务。

天眼查显示,威欣睿公司成立于2010年7月,注册资本260万元(除特别标注外,本文所指币种均为人民币),注册地址位于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经营范围包括电子元器件、电子产品、数码产品、电脑产品、通信产品及相关产品的技术开发与销售及其它国内贸易等。

一封匿名举报信率先揭开了吕某和伊某的贪腐“黑幕”。判决书显示,被害单位即大疆的委托人谭某陈述,2018年8月,大疆法务部接到举报,公司前员工伊某勾结公司采购人员吕某,通过其银行账户多次向吕某输送巨额贿赂(总计约140万元)为供应商谋取利益。信中举报伊某离职后加入威欣睿公司,利用其与吕某的关系向吕某许诺在增加采购额的情况下给予返点。

接到举报信后,经公司核实,伊某离职后确实加入了威欣睿公司,吕某先后多次向该供应商下单,截至报案时采购额共计约7500余万。而吕某采购并不需要向公司申请,公司没有固定的采购计划金额,与威欣睿有限公司之间订有采购合同。

另据大疆出具的补充说明,2015年12月至2016年6月,大疆向威欣睿公司每月平均采购额维持在每月21.5万元人民币左右;2016年7月至2018年8月吕某离职时这一期间,每月的平均采购额维持着每月364.8万元左右,平均采购额飙升了16.9倍。

采购额暴涨的背后,是伊某、吕某和威欣睿公司等多方的“共谋”。吕某利用其在采购部的职务便利,帮助威欣睿公司获得大量采购订单。

判决书显示,2016年上半年,吕某与伊某商量后,由伊某找威欣睿公司总经理林某索要好处费,提出按照采购额的5%收取,林某经考虑后表示同意。林某安排公司会计每月在收到大疆货款后随即按货款额的5%作为好处费,通过原公司员工宿某艳以个人银行账号转款给伊某。

威欣睿公司的总经理林某在证人证言中表示,按伊某的说法,这5%的好处费除分给吕某外,还要分给品质管理人员、研发人员、下单的工作人员等。

相关银行转账记录显示,只要大疆回款给威欣睿公司,威欣睿公司方面即按照每笔货款的5%转给伊某,伊某收取的好处费与大疆给威欣睿公司的货款之间可以一一对应。

而这5%好处费交给伊某也是几经周转。威欣睿公司的一名员工在证人证言中表示,大疆的汇款到公司账号后,他们就申请股东借款,然后用公司对公账号转到林某个人账号,再从林某个人账号转到宿某艳的银行账号,最后再把钱从宿某艳的银行账号转给伊某。

经查,2016年7月至2018年8月间,威欣睿公司通过宿某艳账号分28笔转款348.2288万元至伊某账号,林某账号转款1笔14.45万元至伊某账号,合计共转账362.6788万元。而除了现金方式外,伊某仅通过银行转账就向吕某合计转款139.12万元。

“伊某约我吃饭,埋怨采购的工作太恶心,一点权力和地位都没有,问我有没有想过额外赚点钱,我说我们职位这么低怎么赚钱,问他安不安全,他说他只跟供应商的老板谈,不会和其他人谈,知道事情的人特别少,很安全,他说这种模式叫‘REP’模式,他做中间人,出了任何事情和我没有关系。”吕某表示。

而伊某则表示,2016年5月份,其从大疆公司离职,吕某找到他,让他去和威欣睿公司谈,收取5%好处费。

值得一提的是,据1988年出生的吕某供述,2014年其在香港与自翔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后被派往大疆,2015年转岗为采购经理。“在大疆期间一个月七万元港币,任职约四年,共收入约三百多万元。”

判决书显示,吕某在获悉大疆开始进行内部调查后,于2018年8月底主动提出离职,并于2018年12月26日被抓获。

吕某被抓获后,伊某则于2019年1月10日主动投案。二审期间,大疆于2019年11月12日出具《谅解书》一份,认为伊某认错认罪态度较好,主动赔偿公司损失,表示公司对伊某的行为予以谅解,请求司法机关给予伊某改过自新的机会,对其适用缓刑。此外,伊某通过其家属于2020年1月12日主动上缴违法所得20万元。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上诉人吕某、伊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巨大,行为均已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二上诉人共同预谋,相互配合实施犯罪,在共同犯罪中均起主要作用,均应认定为主犯,应对全案犯罪金额承担刑事责任。

最终,二审判处伊某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追缴被告人吕某、伊某的违法所得262.6788万元,依法没收;维持一审法院对被告人吕某作出的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的判决。

2019年初,一份大疆内部发布的反腐败公告,曾引起广泛关注。大疆公关团队表示,此前也有对违规行为的查处和纠正,此次确实涉及面较广,金额也比较巨大,公司已经成立了专门的反腐小组来深入调查。

在公告中,大疆表示,2018年管理改革过程中,意外发现供应商引入决策链条中大量存在腐败行为。2018年因供应链贪腐造成采购价格高出20%以上,保守估计造成超10亿元人民币的损失。损失的10亿元“每一分都是纯利”,这些损失是2017年所有年终福利的2倍以上。

大疆表示,截至公告时,公司已查处了45人,其中16人移交司法处理,29人直接开除。而根据举报的线索,大疆称发现腐败的范围比想象的要大很多,“现在也只处理到冰山一角,还有很多人仍然在调查之中。预计牵扯到的范围超过百人”。

2、利用手中权力,以技术规格要求为由指定供应商或故意以技术不达标把正常供应商踢出局,把可以给一定比例回扣的供应商押镖进短名单。长期拿回扣。

3、故意以降价为借口,把所有正常供应商淘汰,让可以给回扣的供应商进短名单。进短名单之后,做成独家垄断,然后涨价,双方分成。

4、利用内部信息和手中权力引入差供应商,并和供应商串通收买研发人员,在品质不合格的情况下不进行物料验证。导致差品质高价格物料长时间独家供应。

5、内外勾结,搞皮包公司,利用手中权力以皮包公司接单,转手把单分给工厂,中间差价分成。

中国裁判文书网此前公开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2015年10月,深圳南山区人民法院曾对大疆创新员工胡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一案作出判决。

在该案中,被告人胡某作为大疆创新的IE工程师,负责导入自动化烧录设备、厂房规划装修工作。在2014年9月大疆创新需要采购一批IC烧录仪时,胡某负责前期测试,其与供应链公司接洽并谈妥采购后的回扣款事宜。之后,胡某出具产品推荐报告,推荐采购部门重点考虑,并找到了采购部门陈某告知了回扣事宜。采购完成后,陈某收到了该供应链公司总经理支付的7万元回扣款,并将其中的2.5万元支付给了胡某。

新闻资讯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