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深圳瑞桑电子设备有限公司

公司动态

玉樹教育篇︰異地辦學為農牧民子女插上飛翔的翅膀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20-04-12 11:35点击:

自4.14災後重建以來,在黨中央、國務院的親切關懷下,在青海省教育廳的正確指導下,玉樹州委、州政府把“教育”當做最大的民生,借助發達內地省市優質教育資源,把實施“異地辦學”作為落實科教興州、阻斷貧困代際傳遞促進玉樹教育跨越式發展的重要戰略舉措。2010年以來的這十年是玉樹教育史上投入力度最大、辦學條件改善最快、群眾得實惠最多的時期。全州累計投入資金39.7億元,先後實施了中小學校舍安全暨布局調整工程,中小學標準化及學前教育、中等職業教育、教育信息化等重大工程,資源配置趨于合理,校園規模進一步擴大,辦學效益顯著提高,玉樹教育已今非昔比,不可同日而語。

2019年7月,高考成績放榜當日,一則消息轟動玉樹全州︰玉樹州學子俄金曲培和才仁東周分別以630和587的高分,同時將青海省高考民考民文科狀元和民考民理科狀元收入囊中。這則喜人的消息不脛而走,極大地鼓舞了全州上下40萬各族群眾繼續支持教育、發展教育的信心。

而在他們當中,有兩位“大家長”更是滿心歡喜百感交集,他們是被人民親切地稱為“教育書記”的州委書記吳德軍和“教育州長”的州長才讓太。他們曾說︰“玉樹州的異地辦學前後接力可歌可泣!”“我就是少修一條路也要多送一個孩子出去!”

2015年,玉樹州初中畢業生出現井噴式增長,州內基礎教育資源供給嚴重不足。為了讓所有的初中畢業生有書讀有學上,才讓太州長在全州縣級干部大會上莊嚴承諾︰每年送出去1000名學生,接受內地優質的教育資源。

在“教育書記”和“教育州長”看來,教育是玉樹州最大的民生工程,也是最好的精準扶貧工程。異地辦學,能夠有效彌補玉樹高中教育資源短缺的現狀,能夠切實提高高中階段教育教學質量,關鍵是能夠從根本上阻斷民族欠發達地區貧困發生率的代際傳遞,是縮小教育區域差距、提高民族地區教育質量、促進內地與玉樹藏區教育交流合作的有效途徑和必然選擇。

2015年,玉樹州委、州政府做出了異地辦學“千人計劃”的重大決策,即每年向異地輸送1000名高一新生,接受外界優質教育資源。

立說立行。州委、州政府主要領導親自安排部署,帶隊在各省市尋找優質普高教育資源。2015年爭取到四川省什邡市七一中學112個、廣東省普寧市華美實驗學校100個高中計劃名額;2016年爭取到遼寧省盤錦市高級中學200個、北京實驗學校平谷校區100個高中計劃名額;2017年爭取到四川省廣元市樹人中學每年200個、青海民族大學附屬中學50個高中計劃名額……

截至2019年下半年,玉樹州在北京市、遼寧省、四川省、湖北黃岡等四個省市和省內15所學校開展異地辦學,成功輸送學生3978人,佔全州高中學生總人數的三分之一,佔全省異地辦學總數的近60%,其中95%以上來自于農牧民家庭,且部分為精準扶貧建檔立卡戶子女。

而在各項保障機制上,州委、州政府,州教育行政部門及交通、運管、衛生等部門亦可謂不遺余力。

資金上,為免除學生及家長經濟方面的後顧之憂,州委、州政府每年從北京對口支援資金中拿出3780萬元,用于異地辦學高中生食宿、往返交通、體檢、保險等費用,人均年支出費用兩萬元,已累計補助資金1.5784億元。同時,從2017年起,連續三年為精準扶貧建檔立卡貧困戶高中生每年每人補助5000元,累計補助資金1344萬元。

行動上,州政府每年召開異地辦學交通安全保障工作會議,州交警支隊詳細制定《玉樹州異地學生寒暑假護送學生工作方案》;州教育局制定《玉樹州異地學生寒暑假集體往返交通安全工作實施方案》;州衛健委及客運公司做好各種可能發生情況的應急準備,確保學生安全往返萬無一失。

關懷上,州四大班子廳級領導悉數赴各地看望玉樹學子,州委書記吳德軍,州長才讓太,州委副書記王華杰,州人大主任周洪源,州委常委、常務副州長陳永祥,州委常委、宣傳部長江海梅,原州人大黨組副書記、常務副主任李毅,副州長才玉,原副州長、公安局局長熊嘉泓,州政協副主席張國強,州人大副主任邱德,第二批援玉指揮長、副州長李軍會,第三批援玉指揮長、副州長王都偉等領導同志親赴異地辦學一線,為廣大師生加油打氣,可謂舉全州之力抓教育。

服務上,州教育行政部門更是做到了無微不至。比如為降低考生的經濟負擔和往返交通安全隱患,方便異地學生順利參加本省的高中階段學業水平考試(會考),異地辦的老師們冒著極大的安全風險,將考卷拿到異地辦學點,考完後再送回省招辦,全程卷不離身慎之又慎。比如,為方便異地學生高考報名,異地辦的老師們分成幾個小組赴各地開展報名工作,上千人的報考要在短短一周內完成,老師們只有馬不停蹄舟車勞頓,早晨可能在四川,中午已經在廣東,晚上就已經在湖北了。比如為方便家長了解學生異地就學情況,異地辦的老師們將班主任悉數請過來,將“家長會”的場地搬到西寧、搬到玉樹,增進家校間的互動與聯系。還比如寒暑假集體轉移學生時,異地辦的老師們們前前後後要在西寧火車站“蹲守”長達一個月,寒來暑往已是五載。再比如為方便中考後學生、家長擇校,州教育局副局長孫剛凝(北京市第三批院青干部)親力親為,研發出玉樹州中考招生報名系統,中考報名陽光化,學生和家長可以根據個人意願擇校,州招生辦根據成績擇優錄取,極大地方便了中考志願填報。

支援上,異地黨委政府與教育行政部門大力支持,主動提供教育資源,不斷給予工作支持。自災後重建以來,每年招收160名玉樹高中生。2016年,北京市教委又將北京實驗學校平谷校區納入對玉招生範圍,招生學校和招生計劃分別從原來的2所160人增加到了3所260人;其他省市和學校所在地黨委、政府與教育行政部門及學校,主動降低高中教育收費標準,保障玉樹學生享受到低收費、高質量的教育資源;廣元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異地玉樹班工作,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先後數十次到校調研,什邡市委、市政府就玉樹異地辦學提供多種優惠政策,主要領導多次到校看望慰問玉樹學生。

生活上,玉樹州派出60名藏文和生活老師,給予藏文教學和學習、生活上的全方位關心照顧,既免除了家長的後顧之憂,又保留了母語教學。60名老師舍小家顧大家,背井離鄉為玉樹教育默默付出辛勤耕耘。

也正因此,玉樹州開展異地辦學以來,連續兩屆的高考成績喜人,接連突破玉樹高考歷史成績,取得驕人成績。

據州教育局異地辦主任蔡佩清介紹,2019年,異地本科上線人數為414人,同比增加63人,中央民族大學下達給青海省的“民考民”錄取指標26個,全省“民考民”考生心中這塊“理想蛋糕”的三分之一被玉樹學子拿下,共有16人順利上線。其中9人畢業于遼寧省盤錦市高級中學,5人畢業于北師大大興附中,1人畢業于遼寧翔宇中學,1人畢業于青海三江源民族中學。同時,全省藏文科第三名、第十名,全省藏理科第四名、第五名、第七名、第八名、第九名分別也由我州學子獲得。而換做以前,全省前100位的排名中也未必見得玉樹考生的影子,異地辦班的顯著優勢由此凸顯。

話說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看得見的是實實在在取得的考試成績,看不見的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光榮偉業。誠如蔡佩清主任所言,讀書是改變農牧民子女命運的唯一途徑,一個孩子的命運改變了,一個家庭的命運也就改變了。

的確如此,我在2019年藏文科狀元俄金曲培的履歷表上看到︰2000年9月4日出生于雜多縣結扎鄉沙青村,2007年-2013年就讀于雜多縣第一完全小學,2013年-2014年就讀于雜多縣第一民族中學,2013年-2016年就讀于玉樹州民族中學,2016年-2019年就讀于遼寧盤錦高級中學。

這名出生在偏遠牧區,從大山深處走來的孩子,如今正暢游在“中央民族大學”這所知識的海洋里,拼搏進取,未來可期。

不僅如此,北京、四川異地班孩子們一年兩次的“游學”經歷,可從根本上帶來眼界、格局、思維方式上的深刻變化。北京異地辦的孩子們三年後個個成為“北京通”,對于草原牧民的孩子們而言,這在過去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假以時日,這樣成長起來的一批孩子,定能成為建設玉樹、奉獻家鄉的棟梁之才!

采訪過程中,蔡佩清老師還跟我講了一個感人至深的故事,完全可以用吳德軍書記使用過的“可歌可泣”這個詞來形容。

故事的主人公叫普措,患先天性嚴重脊椎畸形,扭曲的脊椎骨在他的後背隆起了一座“小山丘”,2015年9月,19歲的普措便背著這座小山丘來到了四川省什邡市七一中學求學。令他意想不到的是,這一次的選擇,徹底改變了他的身體和命運。按他自己的話說,“是上天眷顧,派給我那樣多天使一樣的好人。”

什邡市七一中學的校長賴緒雲,就是普措口中“天使”中的一位。在得知普措扭曲的身體壓迫內髒最多活不過十年這個消息時,善良的他夜不能眠,內心有個聲音無數次響起︰我要救這個孩子!

于是乎,他在發動全校捐款的同時積極聯系社會慈善機構,功夫不負有心人,最終籌得45萬元手術費用。高二那年起,普措就住進了成都市第三人民醫院接受手術和矯正治療。

在這里,他遇到了第二位天使。他是他的主治醫生,名叫梁益建。他是2016年感動中國獲獎人物,正如頒獎詞所言︰自稱小醫生,卻站上醫學的巔峰,四處奔走募集善良,打開那些被折疊的人生。你用兩根支架,矯正患者的脊梁,一根是妙手,一根是仁心。

在長達一年多的時間里,梁醫生把普措的病情放在心上,精心設計治療方案,用心實施治療步驟。從物理拉伸到三次手術矯正,用15顆螺絲固定住分豎在脊椎兩側的4根鋼筋,一周調整一次高度,期間忍受的痛苦只有普措和梁醫生清楚。最終,他們勝利了,他們徹底地跟病魔說了拜拜,普措拉直的身體從1.47米增高到了1.74米,成為了一名高大英俊的陽光帥小伙。

看到第一次送往火車站時,個頭只到腰間的普措已經高出自己的時候,蔡佩清老師禁不住喜極而泣……

從此之後,“感恩”和“回報”這兩個詞深深扎根在普措的內心深處,他立志學有所成報效社會。

2018年,普措考取了心儀的大學——北京社會管理職業學院。正在讀大二的他,已經想好了畢業後要回到家鄉的治多敬老院工作,因為那里連一個科班出身的工作人員都沒有。

有多少故事,就有多少感人至深的淚點;有多少孩子,就有多少終身難忘的瞬間。正是這些感人的故事,正是這些平凡的人物,共同編織起了玉樹與內地省市的感情紐帶,譜寫出一曲“誰也離不開誰”的民族大團結之歌。

實踐證明,堅持“自力更生與對口支援相結合”,是符合玉樹實際,培養少數民族人才、加快推進藏區教育改革和發展的有效途徑,緊緊抓住國家對口援青的重大政策機遇,積極加強與發達省市的溝通協調,不斷擴大異地辦班規模,已經有力地推動了玉樹民族教育的跨越發展。

大愛無疆,教育有情,異地求學的玉樹孩子們,將用感恩的心迎接明天的太陽。我們堅信,在黨中央、國務院和省委、省政府,州委、州政府的高度重視和不懈努力下,在兄弟省市的無私援助下,玉樹異地班必將帶來玉樹民族教育的又一個春天!

新闻资讯
相关产品